行业动态
客户服务
联系电话:4006-1111-58
022-23707273
真:022-87898899
Q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首页>行业动态 >

是合作邀请还是对抗宣言

发布时间:2011-06-24 08:50:31        来源:sohu
“这既是一份合作的邀请,也是一份对抗的宣言。”长期从事信息安全工作的潘柱廷博士,用一句话来概况他对于美国发布《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的看法。

  2011年5月16日,美国《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正式发布,这份长达25页的文件由总统奥巴马签署并撰写了前言。白宫国土安全及反恐事务顾问布伦南、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司法部长霍尔德、商务部长骆家辉、国土安全部部长纳波利塔诺等政要巨头出席了发布会。

  “这份《网络空间国际战略》阐述了美国在网络空间(不仅仅是互联网)的国际策略,而不像之前的仅仅是国内策略。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文件就日后美国如何应对互联网安全等事务提出了具体方案,其中最强硬的一条规定是"如果日后美国遭遇有可能威胁国土安全的网络攻击,美国可以动用军事实力反击。"”北京启明星辰公司首席战略官潘柱廷认为这份文件里,“耸人的措辞让人闻到硝烟味儿,就好像这是一份宣战书一样。其实真正读过全文,就知道不完全是这样。有必要好好读读,认真解解”。

  这份文件中关于如果日后美国遭遇有可能威胁国土安全的网络攻击,美国可以动用军事实力反击的内容,受到了广泛关注。美国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在法律、技术、商业、军事等各个层面会产生什么影响?我国应如何应对,是否应该出台我国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在中国计算机学会(CCF)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YOCSEF)近日举办的一场特别论坛上,上述种种疑问成为中心议题。

  


  “一份漂亮的强势规则”

  “互联网是美国人发明的,信息高速路最先是美国人铺成的,可是高速路上一直没有国际认可的规则,现在美国建立了一套交通规则,建得非常漂亮、完备,同时也很强势,充分保护了美国国家利益。”中科院计算所信息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郭莉用“一份漂亮的强势规则”形容她对《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的理解,她明确指出,美国是想借助其在网络和信息技术领域优势构建在网络空间的一个霸权地位。

  潘柱廷从这个战略里既看到了挑战意味,同时也看到了很多合作要求。

  例如,这份文件的第一章明确提出“美国承诺要保护和提升数字网络为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带来的利益”,并强调“数字基础设施已经越来越成为繁荣的经济、活跃的研究社区、强大的军事、透明的政府和自由的社会之脊梁”。

  潘柱廷分析说,这份文件大部分谈的都是网络保护、网络治理、网络对抗。而“基本自由、隐私、信息的自由流动”是文件中所强调的美国在网络空间问题上需要保护的三个核心原则。

  潘柱廷从文件第四章简短的“继续前进”一节中看到了“邀请”。因为文件明确认为,网络的利益不应局限于少数国家,而应服务于广泛的世界。

  “这个战略是一个路线图,让美国政府的各个部门和机构可以更好地确定自己在国际网络空间政策中的相关角色。应当说,这是一个网络空间中强者对于其他参与方的一个邀请。不管你愿意以多大程度地参与,这都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邀请。”潘柱廷提出,我们要建立政府、民间、企业、个人等多方参与的“多干系组织”来应对美国网络空间国际战略。

  


  建立我国的千亿游戏平台战略迫在眉睫

  2010年9月,美国发起“震网病毒”攻击伊朗核设施的控制系统。伊朗网络系统损失惨重。这一事件带给整个网络安全界的人士的感觉是“震撼”。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欲晓教授以“震网病毒”为例告诫说,“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以及千亿游戏平台与工业化的逐步深度融合,网络空间内不仅拥有海量信息资源,而且与物理空间直接连接,因此,网络空间的安全不仅涉及信息的泄露,更可能造成如核电站事故等严重的安全事故。"震网病毒"事件证明这种忧虑绝非杞人忧天。因此,如何应对网络空间所面临的威胁与挑战,是国家重要的战略之一。”

  他强调说,网络空间已经和现实社会融为一体,这个过程当中和现实社会发生什么关系,有什么样的架构,今后的发展结构是什么等等内容,不管是政策制定还是法律法规方面,我们都有很多东西需要做一些梳理。对比美国出台的《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我们显得缺乏战略考虑。

  他对美国步步为营的互联网战略进行了梳理。互联网早期推行的时候,美国政府是在后面,强调互联网由教育科研领域应用推广到全世界,这种应用在教育科研比较封闭的圈子内有极高的安全性和可信性,所以引导全世界迅速使用;在互联网商业化过程当中,美国政府积极表明网络是自由空间,网络管理不应该是政府参与的,应该是由社群组织、网络民间团体,通过国际社群组织参与到运营当中,政府部门代表只能作为专家顾问成员参与,不能起到决定作用,因为在网络众多组成部分中政府只是其中一部分;但是,当美国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时,可以清晰看到,美国已经不再谈政府不应管理网络这件事情了,取而代之的是由美国政府主导下的,国际政策目标和互联网目标紧密结合在一起的互联网未来发展政策。

  “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符合中国国家利益千亿游戏平台战略,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但是我们现在还不具备这样一个整体性战略,法律环境、机制建设等多个方面都缺乏对整个网络社会的重视。”长期从事互联网行业治理研究工作的李欲晓教授还指出,美国互联网战略设计体现出非常完善的金字塔型结构,但是我们国家的有关战略设计现在实际上是一个平面状态,缺乏整体协调,各部门之间很难相互协作和配合。

  有业内人士指出,美国政府曾经在2009年明确提出要建立一个关于互联网战略发展的总统直辖办公室,负责美国各部门之间有关信息工作的协调,如今已经建立运行。反观我们,由于大部制改革,国务院信息办消失了,变成了工信部底下一个部门。

  


  观念要改变,技术要追赶

  面对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强势态度,我们该如何应对?

  “单纯对抗肯定不行,只能参与规则制定,从中体现并保护自己的利益。”郭莉的观点是积极应对。

  提出“多干系合作”的潘柱廷认为,百分之百对抗,或者百分之百合作是不存在的。我们在网络空间有非常大的扩展空间,在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上,既要保持独立,也要适度交换和妥协。

  不过,潘柱廷提出:“从技术上,尤其是应用上,我觉得美国在IT产业上比我们先进,是因为他们有很多先进的应用。我们国家建了很多云计算数据中心或者物联网中心,却入不敷出,是因为没有应用。所以要承认跟美国的差距。这不是简单的技术落后,而是技术制度的综合落后。我们还是要认认真真学习和追赶。”

  中科院软件所蒋建春博士曾担任中科院信息安全工程研究中心网络攻防研究组组长,谈到面对美国出台《网络空间国际战略》,认为除了政府应该有相应的对策,企业和民间也应该有所作为。他强调,网络空间有一种互联网精神,大家基于互相信任才连接形成了一个大的空间。如果出现破坏互联网的行为,那么大家就会分割开来,重新回到以前时代。这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因为互联网会产生巨大价值。所以,网络空间还是要和谐发展,互联互通、互赢互利,大家要通过网络空间发现怎么利用价值,而不是如何破坏价值,共同寻找一个核心价值观,这可能是目前民间要呼吁的事情。